捕鱼娱乐网站首页
捕鱼娱乐网站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: 捕鱼娱乐网站 > 捕鱼娱乐网站首页

捕鱼娱乐网站 :王敏昌

  加入日期:2019-11-20 11:19    点击量:1241
来自捕鱼娱乐网站的报道:

在欧美国家,前列腺癌是男性第二常见癌症,能“及早发现‧及早治疗”都要拜PSA“前列腺特异抗原”检验筛选法的出现,PSA也是目前最常见筛选前列腺病的诊断指标,已拯救无数男性。说起PSA的问世,其实是由台美人王敏昌博士研发,历经十年有成,方能济人救世。

王敏昌博士与夫人叶秀卿,至1995年退休后,就活跃于南加台美社团,演讲、座谈会、台湾选举活动等地,常可看到他们贤伉俪热情参与的身影。

王敏昌自今年4月,因在胆管发现癌细胞,由于位置不佳,医生无法开刀割除,建议只能化疗,研究癌症多年,他深知面临生死关卡,PSA的贡献,居功厥伟是其一生最大荣耀,家慈子孝,幸福圆满;

但对母国台湾局势忧心忡忡,“失望、不甘心啊… ”频频摇头,难掩心中不舍。“但愿有生之年看到台湾成为正常化的国家… ”从父亲直到王敏昌本人的宿愿,哎..怎么如此艰难? 遗憾之情,溢于言表。

PSA研发─男人前列腺救星

“名声,只是‘自我陶醉’。虽然有人侵占我的研究成果,享受无上荣耀,实在不公平,但同僚都知道那是我研究多年的心血结晶,过了25年,仍没被淘汰,反而越来越多人在用,我很光荣;至于名利富贵,过眼云烟,唉..早已不在乎… ”王敏昌娓娓道出,多年不为人知的委屈。

王敏昌在加拿大艾伯特大学 (University of Alberta) 留学5年半,完成生化硕士及博士学位后,被许多实验室高薪挖角,他决定前往最顶尖盛名,位于纽约的“罗斯威尔帕克癌症实验室”(Roswell Park Cancer Institute)工作,专研抗癌药物;1975年,受邀转至研究前列腺癌诊断,直至1984年研发成功,后来申请专利,至今成为普世最热门之一的病症检验法。

说起1975年起,他一手促成PSA检验法的研究重大突破,10年煎熬时光,PSA(Prostate Specific Antigen)早已成为发现男人前列腺病症的救星。

但王敏昌并未被公平对待,起源是当初X博士因为研究三年一无所成,因此邀请王,王敏昌重写计划书、研究方向、申请补助金、带研究生进行实验,一周七天,10年从头忙到尾,但最后研究成果,挂名竟然是两位作很少事的X博士及“长官”在前,自己排名被挤在他们之后。

PSA在发表成果后,声名大噪、得到许多医学奖项,但X博士独享荣耀,并故意漠视真正的幕后英雄王敏昌。有时论文发表,王一看,差点昏倒,因为列入一堆不相关“长官”之名,而王的名字早被“稀释”在10多位“研究者名单”之中。

面对吃相难看的“学术陷阱”,耿直地王敏昌无可奈何,决定离开学术生涯转往工业界作事。索幸,申请专利权及专利金时,他的名字是无法被一笔带过。

想到10年人生最黄金时期,日以继夜地忙翻了,儿子与女儿成长期,无法正常陪伴,“女儿有一天要我陪她打羽毛球,竟然要求在车库前打,为什么? 因为她想让邻居知道,爸爸也有陪她一起玩… .儿子与女儿,坐车时常要我在巷口多转几圈,他们故意打开窗户招手,只想让邻居知道爸爸有关心他们… ”王敏昌说道此,眼中饱含泪水,心疼啊!

日式家教─以父为榜样

与王聊天,他最常谈起的是父亲王超英,因为其父东京工业大学毕业,返台受聘在台北工业学校(现今台北科技大学)教书,深受日本人及台湾子弟爱戴;同时父亲也应是台湾早期第一位机械工程师,不论是高雄陈家经营的日本糖厂、木材厂、或是唐荣铁工厂(前身)等工厂,都在其父掌舵下,转亏为盈、大兴利市。

1983年,王敏昌生于高雄凤山,父王超英喜迎长子,当时也是家道顶峰,他回忆讲道:“日据时代,全凤山只有我们一家拥有地中海式洋房,与姐、妹和弟过得很愉快。但自从战后,中国国民党强占台湾统治后,正是我们噩运开始。台湾顿时从现代化社会倒退噜,坠入黑暗深渊。”

228事变、白色恐布,王的父执辈的梦靥接踵而至;由于国民党接收日本产业,官员素质低落,糖贸易是当年台湾的闪闪金砖,国民党官员连炼个糖浆都没法作成结晶,怎么会懂什么叫“工业链”?

日殖民时代,早能把甘蔗提炼成糖,直接送至港口一贯作业,这对国民党是“天方夜谭”,最后只好请出王父出马。

不谙中国官场作风,王父律己甚严的“日式教育”,讲究清廉,公私分明,却犯了国民党高官“挡人财路”的官场大忌,1947年228爆发,王父首当其冲,官僚诬告被捕威胁。

王母散尽家财营救,不幸中的大幸是,王母营救有方,想尽办法将其移送至法院审讯,而非宪警大队,经半年关押后,终被判无罪释放。听说,当年很多家庭筹钱到欠债累累,仍救不回人,有的无力者,则只能眼睁睁看亲人枉死。

王父半年出来后,已是人事全非,“当年,我父亲与杜聪明博士组成‘台湾理工学会’,当时留日人才超过2000多个会员参加,但228之后,私下查访,只剩下100多人,全部失踪,台湾菁英都被杀害了;家父幸运的活下来,但友人们冤死丧命,他一直很心痛。”

留学─呼吸自由空气

王敏昌身为长子,在父亲严厉家教下,六年高雄中学后,顺利考上台大化学系,于1961年毕业,服役后,1963年就考过托福申请加拿大艾伯特大学(University of Alberta)攻读,拿到博士学位。在加拿大求学,对王冲击很大,受益匪浅;他举例说明,向图书馆借书,不需身份证,超日周市不营业,大门敞开,顾客自由出入买货,自动放钱;最令人温心的是,严冬户外零下20多度,寒冷难耐时,大可随便敲人家的门,请求入屋取暖,主人有时还会奉上一杯咖啡,那种人情味,犹如“人间天堂”;与在台湾生活,由国民党铁腕统治高压气氛差太多了。

执子之手─牵手走天涯

1994年,王家搬来南加,有鉴于生化科技前途似锦,原本想回到老本行创业继续研发;值盛年56岁时,因长期积劳成疾,导致心律不整,一个月3次跑急救室。夫人叶秀卿再也忍不住,放弃全新实验室器材,逼老公保命退休,转而把重心致力于台美人公益事务。

王敏昌非常感激多年来,夫人的无私付出,让他无后顾之忧。当年在台大与小三年的学妹似曾相识,王当兵后,经长辈作媒,因为“门当户对”、学识匹配,男才女貌,与隔条街邻居台大外文系毕业的叶秀卿约会,看了第一部电影“真善美”,爱苗深重。半年内订下终身之盟,于1966年硕士毕业马上结婚,1967年,生了长子,后直到美国就业时又生下长女。

直至退休后,他终于有时间可以陪伴儿女,享受天伦之乐;最关心的是台湾事务,夫妇俩积极参与FAPA、NATPA(台湾人教授协会)等组织,加强台美人公共事务交流;至于,台湾选举自1996年每仗必役,回台助选兼投票,坚决保护台湾主权,也认识许多好友。

除了台美事务,王敏昌带著牵手走天涯,“他带我游遍全世界,去年野火烧到我家后门,我们正在埃及玩,左邻右舍都受波及烧毁,我家只烧掉一角落… ..”叶秀卿手足舞蹈地指著厨房墙角、并分享到世界游历的留影,夫婿整理的井井有条。

面对病魔,他背出圣经诗篇第23篇一段经典名句:“我虽然行过死荫幽谷,也不怕遭害,因为祢与我同在,祢的灵魂、祢的杖,都会安慰引领我… ”安慰关心的亲友。
文/记者林莲华